家园之窗

蕭瑟秋風今又是,換了人間-花夢(散文)

作者:王永清(中国)

絨花,是英雄的花,相思的花,我夢中的花。

絨花,學名合歡花。單花開放呈傘狀,側看如摺扇,骨質分明,雍容華美。也稱夜合花,它白天艷放,一簇簇一團團,燦若雲霞,麗似織錦。夜晚樹葉收攏,貼緊花朵,象一個個肅立待命的戰士,儼然一副護花使者的形象。絨花,它吸聚天地之精華,安享自然之靜謐,把更為熱烈的火焰貢獻給又一個艷陽天。因此,當絨花怒放,團團朵朵召示世人時,預示著一年中最舒適、最愜意、最具活力的季節一一初夏來到了。

正是因為絨花抱團成簇,積極向上,勇立枝頭,不懼風雨,才被人們稱為英雄之花。八十年代,正值崇拜英雄、懷揣青春夢想的年齡,一部《小花》的電影,一首《絨花》的插曲,竟讓我們在骨子裡將英雄與絨花進行了無縫對接,心靈上從此使烙上了〝激情燃燒的歲月〞的時代印記。可以說《小花》電影的公演,把我們對英雄的崇拜和對完美主義嚮往的情愫進行了適時聚焦,並迅速推向高潮。劇中唐國強飾演的趙永生形象俊朗,陽剛率性,風度翩翩,讓多少懷春少女痴迷和遐想;劉曉慶飾演的小花溫婉嫻淑,陽光亮麗,柔情似水,使得無數懵懂少年夜不能寐,浮想聯翩。那首被著名花腔女高音歌唱家李谷一演唱的《絨花》,詞曲優美,情真意摯,清脆玲瓏,委婉跌宕,讓人久久縈懷,情思延綿,回味無窮。〞世上有朵美麗的花,那是青春吐芳華,錚錚硬骨綻花開,漓漓鮮血染紅它。啊!絨花……〞餘音繞梁,逾三十年而揮之不去。絨花成了我們這代人的情花吶!

星轉斗移,寒往暑來。進入新的世紀,絨花又復原了它原本合歡花的面目,它不僅是英雄之花,更是相思之花。不見合歡花,空倚相思樹。總是別時情,那得分明語。歷經了嚴冬的凜冽,享受了陽春的喧鬧,即將迎來的是盛夏的炎熱和深秋的蕭瑟,絨花以它嫣然嬌柔的姿態、淡雅幽遠的清香,為我們迎來了一季的熨貼和舒爽,帶來一個別樣的綺麗世界。絨花,絨絨毯毯,粉中透白,白里潤紅,色彩柔和,旖旎而不躁喧;葉片對生排列,如翅翼般鋥亮碧綠,青翠欲滴,婀娜而不矯柔。惠風拂過,搖曳出萬種風情,似有銀鈴般悅耳動聽的風鈴聲滑過,更別說那隨風遠播的幽香和令人追思的神韻了。

有道是:「蕭瑟秋風今又是,換了人間。」絨花,今天已恢復了讚譽男女情愛、相思纏綿的本真。能不說是人性社會的回歸和人們理性的複位?

兒時的記憶中,絨花的印象很鮮明。花開了,恣意地摘下一朵,放在眼前,置於鼻下。貪戀它的清香不忍放下,或與小夥伴們追逐嬉戲,用它的絨毛撩撥他人的痒痒處,放縱一下自己的惡作劇。如果不巧被奶奶碰上,便會招致一頓喝斥。畢竟奶奶以為,絨花有毒,不可隨便把玩的,甚至連樹下都不能久立呢。現在細想老人的話語,還挺有哲理呢:情竇初開時,那朦朧的情感是多麼新奇和美好啊。真箇是開花又卷葉,艷眼又驚心。如何把持自已,不被艷麗〝迷惑〞,那將需要多大的定力呀。不諳世事的年輕人又有幾個能做到坐懷不亂,氣定神寧呢?遠觀定然不解風情,近視又恐毒身,何其糾結。老人的忠告不失為歷史經驗的教訓和總結,值得年輕時的我們深思和甄別。

事實證明,這種擔心還是多餘的啊!

最是絨花艷放時,

花香夢醒兩相宜。

朵朵團團綠蔭里,

任由思緒彌天際。

絨花演繹了人間多少豪邁和正氣!

合歡花,上演了世上多少男歡女愛的相思和相憶的悲喜劇。

我在夢中追逐它,既謳歌中華民族歷朝歷代無數英雄的豐功偉績,更祝願天下真情男女、和睦家庭都能如期實現美好生活的我的夢!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返回顶部按钮